几年前天津滨海新区鼓励私募股权基金的发展

2020-11-24 07:04

核心摘要:“前海产业优惠目录在国务院已完成审批程序,即将发文。”张备透露,前海成立了前海金控公司,年内将设立国内第一家外资控股的合资证券公司,完成国内第一笔市场化跨境运作的母基金。

对此,汇丰香港区总裁冯婉眉也有同感。尽管去年以来前海加大了深港沟通力度,但她认为,香港部分人士对于前海的认识度和接受度还有提升空间。“深圳去年提出前海与香港是‘不争存量,共创增量’,即通过合作把蛋糕做大,各自获得更大份额,逐步化解了香港方面的疑虑,也让港企清楚认识到与前海合作不是一般的商机,而是空前的商机。但从目前看,深港虽高频互动,但主要是与港府、港企沟通较多,与行业协会、专业自律组织、公共媒体和社团的沟通则有待加强。”

“自贸区主要面临政府职能转变、负面清单、投资贸易便利等,前海则应具有自贸区所有特性之外,再加上金融开放的试验。所以,上海自贸区提出的政策是‘一线开放、区内自由、二线管住’,前海则应该是‘一线开放、区内自由、安全对内’。我们不能把二线给管住了,否则没什么好试验了。”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副执行总裁谢涌海说。

冯婉眉说,香港一些专业自律组织和知名媒体对特定群体有较大影响力,“比如香港大律师公会、香港银行公会、亚太贷款协会等”。“深圳接下来可分别从港府、企业机构以及社会团体这三个维度与香港建立‘立体化’沟通渠道,让香港对前海不但是认识,而且要认同。”

张备透露,前海成立了前海金控公司,年内将设立国内第一家外资控股的合资证券公司,完成国内第一笔市场化跨境运作的母基金。

前海金改下一步最应注意什么?

前海与上海自贸区如何差异化发展?

“前海产业优惠目录在国务院已完成审批程序,即将发文。外资股权投资基金创新政策则有望近期落地。”前海部级联席会议重要配套制度前海咨询委员会第二次会议昨日在深圳举行,前海管理局局长张备在会上如是透露。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张备还提到向港企深度开放市场,率先打破公用事业国企垄断,整合引进香港优质服务资源,为前海提供国际一流标准的水、电、气、网、能等公共服务。

二是前海对市场主体金融创新活动要放手但不能撒手,“放手的意思就是激发市场主体创新活力,不能撒手的意思就是确保金融创新不能脱离实体经济需要,更多面向推动机构客户金融创新,这类客户的认知度、承受力都比较强,一旦出现风险可以承受。而面向个人客户的金融创新,比如现在很热门的p2p、众筹、众包一定要慎之又慎。”

冯婉眉还提出,应吸引更多香港人才入驻前海,实现人才融合。“香港与前海的语言、风俗、文化很接近,也都很刻苦和有很强进取心。前海与香港的合作,我觉得远远会超越未来三五年的时间。我建议前海管理局能从香港多吸引人才到局里或下属机构工作,这是培育深港人才的最好途径,可以优势互补,可以‘港人去吸引港人,港人去服务港人’。”

焦点 2

不过,宋海提醒,前海作为“体制机制创新区”可以学习借鉴,但绝不能东施效颦。“上海自贸区自挂牌以来,各项金融改革试点落地步伐明显加快。前海金融创新不能紧跟后面走,不要上海有什么政策,就向中央要什么政策,而要突出深港合作独特优势,建设与国际通行规则接轨的管理环节和运行体制,在金融创新、金融监管、法治创新、土地管理制度创新、行政服务模式创新等引入香港优秀做法、一些绝活、管理诀窍,使前海港味更浓。”

金融产业无疑是委员们最为关注的。张备说,截至3月14日,前海入区企业累计5197家,注册资本3690亿元。金融业占比超过六成,已注册金融企业中超过八成由民资控股。

香港因素对前海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去年以来,“深港合作”力度空前。“‘港人、港资、港服务’这三个载体有很强的针对性,能把香港需求和前海优势结合起来,也可把香港优势和前海需求结合起来。”一位委员说。

重视金融配套建设“软实力”

近几年前海招商引资一直与开发建设并行,其中不乏港企入驻,但多以大企业为主。对此,身兼香港中小企业委员会主席的蔡冠深认为,香港现代服务业经营者90%以上都是中小型企业,因此前海应积极引进一定比例的香港企业,尤其是优质中小型现代服务业企业进驻。

范恒山认为,前海要保持探索的先进性就必须广泛学习借鉴全国其他试验区、示范区的经验。“比如说,上海自贸区目前正在探索的负面清单管理,这虽不是什么新东西,但前海规划中没有相关内容和要求,应该向人学习。概括地说,前海应该全面梳理全国现在各个功能区积累的好经验、好做法,集大家之所长。”

焦点 3

“比如网上银行u盾、互联网金融大数据分析技术、安全认证程序、第三方支付系统以及安全防护系统,都是典型的为金融主业服务的科技支撑。”

还应与自律组织等社团沟通

张备透露,前海计划打造“万千百十”工程,“针对这一工程,今年前海将在土地出让上,调整出让模式,增加针对港资的土地供应总量,前海1/3以上的可开发土地将对港企出让。鼓励港企投资项目采用香港建设管理机制体制,六月份前,前海与香港资深物业管理企业第一太平戴维斯公司合资成立的专业物业管理企业,预计可完成注册。”

“2012年至今,证监会新批的基金管理公司中1/4落户前海,基金子公司、期货子公司中1/3落户前海;私募股权投资约占半壁江山,管理资本规模排名全国前10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中,有4家在前海设立机构,基本形成了创新支撑、自我成长的金融生态圈。”

基础设施2016年基本建成

“前海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国家也在发展,很多前海设置的特殊观念已推广到全国,比如自贸区。前海可能更需要突出它的‘特’字,包括试行负面清单,否则可能一些真正国家定位的试验任务就会变得缓慢。”联想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联想弘毅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总裁赵令欢说。

前海务必把风险防范与金融创新同等对待

“一片茂盛的森林既要有参天大树,也要有灌木,还要有小草,才是有生命力的生态环境,金融业也是这样。”吴定富认为,现在全国很多地方提出建设金融中心,为了争取金融机构给地、给优惠政策,甚至给资金奖励。在这种情况下,前海要敢于错位竞争。一方面重视吸引金融机构入驻,另一方面更加重视金融的配套建设,从软实力着手,提高对金融机构吸引力。

“第一,建筑的速度太快,一些设计的主要原则跟思想就容易在建设过程中被遗忘;第二,很多人都参与到这个过程当中来,但并没有一个明确的领导,也没有一个比较理智的政策决策核心;第三,吸引更多的私人房地产开发商参与当中,但也需要考虑到公众和民众的参与。”james corner认为,“特区中的特区”,前海太重要了,滥做的成本会非常高。

对此,张备说,去年在跨境人民币、证券、保险等多个领域,前海又上报了25条金融创新政策需求,力争在即将召开的第三次前海部际联席会议上落实一批政策。“今年前海将探索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在外资审批管理制度改革上寻求突破。以‘零审批’为目标,强化前海e站通审批平台功能。”

“不久前举行的粤港合作联席会议提出,今年将重点争取落实允许香港专业人士直接在前海开展工程咨询、设计、测量、建设等服务,并在广东省推动实施内地与港澳律师事务所合伙联营试点。我感到特别兴奋,前海管理局可在此基础上放宽法律、会计、建筑、旅游等实业的限制,简化行政手续,提供更吸引财税优惠政策等措施,促进双方专业人才与服务自由流动。”蔡冠深说。

“水电气网能”将引入港企

“今年深圳将在全国率先落实cepa补充协议和ecfa(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降低金融业准入门槛,支持包括香港在内的外商股权投资企业创新发展,推动合资证券和合资基金共5块牌照落地;降低金融业准入门槛,支持包括香港在内的外商股权投资企业创新发展;鼓励民营资本设立金融机构,争取国内大牌电商小贷公司落户前海。”

外资审批改革将寻求突破

前海咨询委员会是前海的高层决策咨询、参谋机构。随着前海今年进入“突破年”,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明康、香港资深执业大律师梁定邦等5名金融、法律、规划方面的高端人士又被增聘成为委员。

两个试验区不是一回事

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吴定富认为,金融业的发展和创新一定要聚焦在服务消费者的真实需求上,或服务现代物流、信息科技、文化创意上。“归根到底就是要聚焦在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上。实践已表明,凡是围绕实体经济需要开发出的创新产品就有长久生命力,比如大额可转让存单、金融期货以及年金保险都是上世纪70年代陆续发展到现在,已是广为接受和使用的常规产品。而脱离实际需要、闭门造车包装出来的所谓创新产品,往往成为风险的引爆点。”

吴定富直言,要准确把握金融创新和风险防范之间的度很难,他给出两个建议。一是前海不能完全依赖金融监管部门。“我看到前海今年提出要建立前海金融监管协调机制,争取一行三局在前海设立驻点机构,这个设想很好。但金融监管部门的重点更多是放在持有牌照金融机构上,而金融风险有时并不发生在这类正规机构中。担保公司、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小额贷款公司、p2p都没有明确的监管部门,所以前海一定要和金融监管部门密切配合,分工明确、信息共享,联防联动。”

前海要开发“绝活”

上海自贸区挂牌后,坊间一直认为其与前海存在同质化竞争,但昨天专家均认为两者“不是一回事”。民建中央副主席、广东金融改革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宋海说,上海自贸区肩负着我国新时期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探索管理模式创新等,其积累的经验应该是可复制、可推广的。前海则是在“一国两制”框架下深化深港合作,以现代服务业发展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为我国构建对外开放新格局、建立更加开放的经济体系作出探索。

张备说,前海受到高度关注,去年来前海视察的省(部)级领导有120多位,今年频度更大。不过,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吴定富认为,前海在宣传和政策争取上还有很大空间,“前海要主动寻找中央深化改革的关注点和前海特色的结合点”。

年内推合资证券牌照落地

国家发改委地区经济司司长范恒山则表示,近年国家设立了不少试验区或示范区,这些功能区的直接任务各不相同,但根本任务是相同的,都是探索建立国际化规制。“这一点对于我们而言特别重要,因为在当前环境的探索很容易受到既有体制的冲击和影响,很多试验区试验来试验去,往往变成原有体制的复制,有的甚至比原来体制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基础建设上,今年前海将全面启动前湾片区和桂湾片区的主次干道、水廊道和前海湾清淤等项目建设,实现基建投资40亿元、固定资产投资140亿元。到2016年,前海基础设施将基本建成。

“如果深港合作都不能深化,粤港澳自贸区也只是一句空话。”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新华集团主席蔡冠深认为,深港两地有许多难点有待突破。“首先,不同社会制度的市场经济发育也处于不同层次,如何在一国两制下发挥出同城效应是一大难题;其次,前海地处广东,与香港分属两个不同的行政区域,如何统筹双方不同意见,使其成为真正的利益共同体?”

james corner曾参与了西雅图城市水廊道、纽约市许多城市公园、伦敦奥林匹克公园和香港尖沙咀水廊道等各种设计。而他在前海时,发现“如何保证建筑品质,尤其是建设一些建筑之间的公共空间”将成为前海接下来面临一些重要挑战。

此前前海一直对外承诺,对前海符合产业准入目录及优惠目录的企业减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编者注:一般企业征33%所得税率),这也意味着,被坊间认定为“前海最大的政策优势之一”即将变成现实。

深港两地如何更好融合?

焦点1

范恒山还谈到前海的特殊权利时表示,外界以为上海自贸区是目前国家给予的试验权力最大、政策优惠程度最高的试验区,实际上并非如此。“一方面确实有前海所不及的东西,另一方面它也有许多不及前海的东西。有人认为,作为发达地区不应该给前海、横琴等试验区这么多优惠政策,包括企业所得税、个税优惠等。但我们说,这些政策是给试验区,不是给发达地区,而且这些政策都事出有因。比如前海是深港合作示范区,那就必须考虑香港在税收等方面的规制,否则就合作不起来,这样的特殊政策连上海自贸区都没有。”

金融创新的同时,吴定富特别提及要防范金融风险。“几年前天津滨海新区鼓励私募股权基金的发展,结果大批不具备资质的股权投资机构在新区注册,打着私募旗号搞非法集资、金融诈骗。风险爆发后,尽管天津采取一系列措施,但影响损失很大。我希望前海一定要紧绷风险防范这根弦,把风险防范与推进创新置于同等重要位置。”

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副执行总裁谢涌海也认为,前海在研究金融的开放试验的细节政策时必须兼顾安全。“有必要在前海设立一个金融安全的研究机构,以此来研究中国面临的金融风险。同时,每年举办一次国际性的金融安全论坛,可通过国家层面向联合国提出设立金融安全日。”

引进一定比例现代服务业中小型港企

不过,新聘委员之一、参与前海总体规划的设计和城市设计的美国景观设计师james corner则有自己的担心:“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项目,我们有时只会把注意力聚焦到要建设的建筑上,但世界上其他许多著名城市已经把注意力聚焦在城市与城市建筑、建筑公共空间上。”